欢迎访问三亚新闻网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招商加盟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美食文化 名人动态
时事观察 女性健康
法治生活 男性健康
大型活动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事观察 >

三亚市何晏为侵占三十多亿项目涉黑涉恶的血泪举报?

时间: 2020-04-23 20:42 作者:三亚新闻网 来源:未知 点击:

何晏遂宁市人,仅仅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民。三十年来,何晏在三亚市靠巧取豪夺,行贿“围猎”,编织的关系网、人情网,涉黑涉恶.经营会馆搞赌博、放高利贷,提供莞式色情服务;在“保护伞”的庇护下,为所欲为,在三亚市形成一支无法无天的黑恶势力与政府官员官商勾结,巧取豪夺、坑蒙诈骗。致使数人血本无归,负债累累。何晏自己则头顶光环,成了四川三亚市商会会长,海南顺达地产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

何晏在海南三十年的发迹史,也是四川畅鸣实业公司投资人赵连贵,赵连文,赵海涵等众多投资人的血泪史。然而,何晏虽被当事人数次实名举报,却一直逍遥法外。相关部门给出的答复是:举报的内容,没有何晏涉黑涉恶的直接证据,所以扳不倒他……

那么好罢,我们这次的举报,就从一宗民事案件的背后,揭开何晏涉黑涉恶的层层内幕,以及那些看不见的“黑手”是如何给何晏撑“伞”的!

一、一纸荒唐至极的“判决”

本文所指的这份荒唐至极的民事判决。是海南省高级法院(2018)琼民初20号 《民事判决书》。

要厘清此《判决》的荒唐,需先从一份《房地产联合开发合同书》说起。那是2013年7月,以何晏为法人代表的海南顺达公司(甲方)与四川畅鸣实业公司(乙方)签订了联合开发《南海圣园“ 顺达花园”》项目的合同。该合同约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及利润分配方法。乙方主要负责前期融资和投资,甲方负责办理相关建设手续。合同签订之后,乙方第一时间借给甲方3000万元,作为处理前期的遗留问题。直白的说,甲方在签订合同时,没有投入一分钱,全靠乙方的投入才启动了《南海圣园“ 顺达花园”》这个项目。

然而,当何晏在拿到乙方的3000万元以后,居然不按合同的约定,在乙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信弃义,单方开发并售卖《南海圣园“ 顺达花园”》的房产,独吞其巨额利润。

乙方在发现何晏的违约行为后,及时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何晏停止其侵权行为,认真履行《房地产联合开发合同书》确定的权利和义务,维护乙方的合法权益。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一审判决(2018)琼民初20号《民事判决书》。然而这个判决却是非常令人意外,极其荒唐。荒唐就荒唐在,不但判乙方无一分钱的利润可分;先期各项投入共4370万元及利息不还;还要倒给何晏3000万元的违约金。

正当一审法官和何晏弹冠相庆的时候,经乙方上诉,最高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下达(2019)最高法民终292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判令何晏偿还畅鸣实业公司先期投入的4370万元及利息共5260万元(最高限额为6000万元)。

从一审倒赔何晏3000万元到二审改判何晏偿还四川畅鸣公司5200多万元,这冰火两重天,反差极大的两份判决书,我们试问,一审判决,是法官的素质问题还是故意枉法裁判?应该由检察机关或纪检监察部门明察。

如果是素质问题,此种法官不配在省一级的高级法院工作;

如果是故意枉法裁判,则应查明何晏与此案一审承办人之间的利益输送,徇私枉法的问题。

我们认为,此案的一审,纯属故意枉法裁判,高级法院的法官,绝无可能连基本常识不懂,基本法律不熟。

至于何晏在此案一审过程中作了哪些手脚,背后是否还有更大的“保护伞”的问题,我们将在本文后面详细举报。

二、何晏为三十多个亿项目的利益,制造一场恐怖惊悚的“车祸”

其实,在这宗民事官司进入诉讼阶段之前,何晏所在的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畅鸣实业有限公司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现在项目销售价值三十多个亿,畅鸣公司占55%的股份。何晏为了侵占股份,即采用了涉黑涉恶等各种手段想置畅鸣公司的高管赵连文,赵海涵等人于死地。

那是2018年3月26日,何晏指使其手下“马仔”胡安勇,(重庆人,长期给何晏赌场放高利贷,收债,与荆钢一伙给何晏打架,为何晏处理交办的事情,现网上通缉),驾驶其公司名下何晏的侄儿何小兵(2000年持枪入室抢劫,被判刑12年,释放回来后一直在何晏身边负责打架,为何晏处理交办的涉黑涉恶事情)的轿车(川JR2373),采取尾随跟踪的方式,在三亚国道线上故意驾车撞击举报人赵连贵的车辆。其险恶用心是以制造交通事故,达到置畅鸣公司几个高管人员于死地的目地,进而侵吞畅鸣公司投入的巨额资金。幸亏司机赵海涵及时采取避险措施,才未造成人身伤亡。但造成车辆3万多元的损失。何晏的手段就是黑社会性质,想谋财害命,造成了赵在三亚市大东海有家不敢住,带着94岁的老母亲到海口租房子住。处置这一事件的天漄公安分局的康姓副局长在看了“天网”中肇事车辆的运行轨迹后,得出此车在我们公司车辆必经的沿路蹲点并跟踪,三次想下手制造“车祸”,都未得逞。该肇事车一直跟了十几公里,才实施“撞车”行为,可见其主观故意性。

试问,赵连贵,赵连文,赵海及畅鸣公司的高管与被通缉的司机胡安勇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何以要用“危险方法”致赵连贵等人于死地。这不是何晏指使,又是谁才有如此残忍,如此险恶!这不是何晏涉黑涉恶的直接证据,什么才是证据?难道何晏亲自驾车撞人才是证据?

三,一帮穷凶极恶的“打手”

何晏作恶多端,扩大黑恶势力,豢养了一帮打手和马仔,成为他在黒道做大做强的“武装力量”。如:为了讨回公道,追回被何晏恶诈的巨额资金,畅鸣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永和、副总经理赵连文、司机赵海涵、工作人员赵方国四人于2018年3月7日,几经追寻苦苦打听到海南顺达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晏的另一办公地点,遂前往欲和何晏沟通协商如何妥善处理相关事宜。何晏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却以没有预约为由,拒绝我们与何晏见面商谈;看到我们四人不愿就此离去,何晏便指使手下人李二(河南人,身高约186厘米,身上纹身,外貌凶恶,主要负责给何晏放高利贷,收账,打架,处理何晏交办的涉黑涉恶事情)带领30多个人,在办公室楼下等命令。最后李二与何晏的保安及工作人员将我们从办公室打出来。

何晏不但豢养着一批打手,而且还收买一些公安人员当“保镖”,畅鸣公司的高管被何晏的手下“马仔”打出办公室后,仍不罢休。通过公安保护伞特殊关系,把我们滞留在吉阳区月川派出所长达十二个多小时,还要求我们请他吃饭,还逼迫我们写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到何晏的办公室去”。不写保证书就马上刑事拘留我们。写完保证书后过二天我们再次来到售楼部去了解项目情况,又被何晏的几十个人把我们从售楼部拖出去,打我们,威胁我们。漄城南滨农场派出所的警察到达现场后,看着何晏的打手黑社会性质的人打我们,不制止,也不调查了解情况,给我等人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从此以后不敢去售楼部,也不敢去项目部。三亚市涯城南滨派出所给何晏黑社会性质的人员壮胆,不但不立案调查,还充当其保护伞。过了两天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为了维权,早上六点多钟来到项目售楼部拉了横幅,上面内容是:支持政府打击黑恶势力,何晏侵占股东利益不要脸。只是拍了个照片,早上八点发给了何晏一个人,早上九点多钟从何晏出动几十人打我们,到月川派出所黎所长逼迫我写“保证书”,难道还不足以证实何晏在某些黑的纵容下,疯狂的“黑”,放肆的“恶”吗?

四、护黑保恶的重重保护“大伞”

扫黑除恶的实践证明,哪里有黑社会,哪里就有“保护伞”。何晏能在黑道上做大做强,安然无恙,与其用金钱开道,在海南省深耕三十年,编织的“关系网”有很大关系。如本举报所述的何晏通过一审法院“硬吃”畅鸣公司投资款4300多万元一案,海南省高级法院承办此案的法官之所以胆大妄为,面对诉讼标的高达数千万元的民事案件,也敢颠倒黑白,枉法裁判,是与更大的“保护伞”---原海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分不开的。虽然我们没有直接证据指控何晏在本案中向承办法官和张家慧行贿的证据,但其枉法裁判却是不争的事实。而故意枉法裁判,难道仅仅是业务素质不行?个中猫腻,不言自明。何况,举报人在此前的举报中,就曾提供线索,即:在畅鸣公司与顺达公司的“联合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案一审开庭后第二天,蓝天律师(张家慧老公的助理)就公然说:何晏与张家慧的关系很特殊,何晏承诺给张家慧行贿不低于3000万元。(据张家慧的老公刘元生的同事告诉他:何晏己经给张家慧行贿1000万元,有通话录音证据)。何晏每一个官司都是给张家慧副院长分利,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可以先多了解一下第二天回答我。你最少都要给2000万元才能赢。”

尽管张家慧已落马,并判重刑,但是,其罪行并未完全查清。尤其是在本案中是否接受何晏的贿赂,指使承办法官枉法裁判的嫌疑没有排除。为此,我们强烈要求纪检监察部门以此案为突破口,一查到底,把隐藏在这起民事案件背后的肮脏交易查个水落石出,把那只看不见的黑手找出来。

这是因为,英国哲学家、法学家培根曾说过,“一次不公的审判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犹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不过是弄脏了水流,而不公的审判则把水源败坏了”。

五,横行霸道置他人于死地

彭万里,也是何晏事件的受害者,彭万里是来三亚投资的归国商人。他原本和何晏也并不认识,只是见过面,后来因其与何晏的妻子合作生意上的事令何晏不快,为置彭万里于死地而后快,何晏恶意编造了一起彭万里和他老婆有“不正当”关系的谎言,讹诈并威胁要除掉彭万里。

视频显示:2015年10月8日,在三亚市榆亚路苏荷酒吧门口,受害人彭万里被殴打人直接压到何面前,荆刚用四川方言向何确认此人是不是彭万里,何宴说是彭万里,往死里打,首先荆刚用酒瓶砸向彭万里的头部,其他十几个人接着对彭万里进行殴打。就这样在何晏的指使和操纵下,施暴者用酒瓶和刀具等凶器对其被害人行凶,行为十分嚣张,态度十分恶劣,场面十分凶狠残忍。致使被害人彭万里、朱允庄二人被打后全身多处受伤,耳朵,嘴巴,头部,腰部,等多出流血。经三亚市公安司法鉴定,朱某身上被捅三刀,致使其身上被缝72针,最后三亚市公安局作出检验结果为二级伤。

何晏在酒吧门口带了二十多个人去砍杀,结果砍了几刀后发现砍错了人,受害者要求赔偿20万元。事发后,三亚市公安局出面协调,何晏指使社会上闲杂人员找到朱允庄家人,要求必须协调,否则后果自负,迫于无奈及压力,最后赔偿了6万元后就草草了事,再未追究任何刑事责任。此事在何晏的操纵下不了了之。可想而知,何晏编织在三亚公检法机关的关系网,是多么根深蒂固,牢不可破。施暴者何晏还威胁彭万里说,我随时打死你,在三亚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敢跟我何某较量!后来何晏通过黄少文给三亚市禁毒支队打电话去查彭万里的歌厅,主旨以该歌厅涉毒,头天晚上何晏请相关人员吃饭并送红包,第二天彭万里就接到禁毒大队给他打电话说,你为什么要得罪何晏他们那伙人呀?何晏与我们的领导黄少文书记关系特别。不久彭万里的歌厅关闭,投巨资装修经营的歌厅一夜之间被关闭,巨额投资款打了水漂。不如此,彭万里在三亚开设的宾馆,餐饮酒楼一并受到牵连,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致使其穷困潦倒,最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为继,还背负着各方面租赁纠纷的债务,目前也无力养家。而后波及的房屋租赁法律诉讼案件,连累家人,导致公司法人彭永强,即其家父,因无力偿还480多万租赁费用,近2000万元的房屋贷款,彭万里也因租赁纠纷欠债近百万元,父子双双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

总而言之,毛主席教导我们,“扫帚不到,灰尘照样不会自己跑掉”。我们坚信,三亚,是共产党的天,何晏等黑恶势力能横行一时,但绝不可能横行一世!我们强烈期盼扫黑除恶的铁扫帚能够扫遍海南和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扫除何晏这个黑恶份子,打掉他的“保护伞”,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给举报人一个公道!

举报人:赵连贵      电话:15508217777

举报人:赵连文      电话:13378193737

举报人:赵海涵      电话:18681708088

2020年 4月 23 日

来源:http://www.yytzn.com/news/zh/20200423/6419.html

(责任编辑:三亚新闻网)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www.51ctx.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三亚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407263902为你服务